文/OrcaKW

2018.03.11_愛的能力 一直都在.png
※照片翻攝自《自由時報》
2018.03.11刊於《自由時報》兩性異言堂

  被前男友提分手的日子,是幾年前暑假的尾聲。在諮商中心與心理師談了兩、三個月後,痛苦的程度逐漸消減,但同時也隱約感知到,有一股不安正在成形。藉由耶誕夜的社團聚會,我向兩位學妹提及此事,說著說著,一句話在自己意識到前便脫口而出:「我覺得自己好像沒那麼愛他了,這讓我好害怕、好害怕啊!」

  直到現在我仍記得當時學妹們茫然的神情、也記得自己脫口後的不解:「我在說甚麼啊?對被分手的人來說,不再愛不是求之不得嗎?為甚麼我會用了『害怕』這兩個字?」

  是在過了更久之後,才明白當時的自己以「害怕」來形容的情感,所指的並非失去他,而是失去「愛他的自己」。我們的關係已因他的離開而中止,若我也離去,不就代表這段關係再也無人見證?故我真正擔心惶恐的,其實是自我的消解、曾經的存在被否定,即使試圖抓住一片回憶來抵抗,也只是更增一分徒勞的挫敗。

  隨著日子再堆疊得多一些,記憶持續積累,新體悟才緩緩浮現。在一起那幾年的記憶雖然只剩下自己的這一半,好像顯得不夠完整,但已經足夠讓我知道,自己那幾年真切踏實地活著。屬於我個人的歷史,並不會因為他的離去而斷裂不完整,或真的少了甚麼,我愛人、愛這個世界的能力,其實一直都在自己心裡,一直都在。

※註:紅字部份必須澄清一下,這是我還在唸大學的事,因此早就過了好多年啦。我的原文(全文後附)只有「是暑假的尾聲」,刊出時成了「是『去年』暑假的尾聲」。我寫文章有時候不會太強調時間點,因為覺得重點不在時間長短,而是反思與收獲。但看起來這樣會造成不必要的誤會,往後我會多加留意。
 

創作靈感分享

  這篇是改寫自我在PTT Boy-Girl板的回文 Re: [討論] 分開後如何看待過往的曾經?

  人們分手後的心情轉折與變化,是我一直非常有興趣的主題。因為分手很可能是生命中的第一次重大失落,除了分手本身的痛苦之外,經常會連帶引出許多過去未化解的議題,關於愛、自信、自我價值,以及關係。也是在這樣的創痛之中,我看見了人類的堅韌與可能性。
 

原文vs.刊出比較(供想要投稿的網友參考,黑字是原文、紅字是編輯大人修改過的)

    愛的能力 一直都在

  被前男友提分手的日子,是幾年前暑假的尾聲。在諮商中心與心理師談了兩三個月後,痛苦的程度逐漸消減,但同時也隱約感知到,有一股不安正在成形。藉由誕夜的社團聚會,我兩位學妹提及此事說著說著,一句話在自己意識到前便脫口而出:「我覺得自己好像沒那麼愛他了,這讓我好害怕、好害怕啊!」

  到現在我記得當時學妹們茫然的神情、也記得自己脫口後的不解「我在說?對被分手的人來說,不再愛不是求之不得嗎?為什麼用了害怕這兩個字?」

  是在過了更久之後,才明白當時的自己害怕」來形容的情感,所指的並非失去他,而是失去「愛他的自己」。我們的關係已因他的離開而中止,若我也離去,不就代表這段關係再也無人見證?故我真正擔心惶恐的,其實是自我的消解、曾經存在的被否定……試圖抓住一片回憶來抵抗,只是更增一分徒勞的挫敗。

  隨著日子再堆疊得多一些,記憶持續積累,新體悟才緩緩浮現。在一起那幾年的記憶雖然只剩下自己的這一半,好像顯得得不夠完整,但已經足夠讓我知道,自己那幾年真切踏實的活著。屬於個人的歷史並不會因為他的離去而斷裂不完整,或真的少了什麼。我愛人、愛這個世界的能力,其實一直都在自己心裡。

  一直都在。(併入上段)

小元說……

  有人提問真的可以激發靈感,這篇文章的核心種子已經存在一段時間,但一直沒有機會長大成一篇完整的文章。那天看到板友的po文後,瞬間爆發完成。因此,我一直很感謝出於信任而分享自己故事的網友們,許多的文章都是因你們的故事與存在而生。謝謝。


延伸閱讀
已刊出作品列表
〈如何走出失戀/被劈腿的痛苦,並活出更好的自己?〉系列文 第一部 失去第二部 修復第三部 重生
〈莎喲那拉,小黑。謝謝妳,出現在我的生命〉(失落經驗)

訂閱部落格,有新文章以mail通知你

感情/人生類相關文章,歡迎點擊以下圖示加入LINE@ID訂閱,或搜尋「@orcakw.chen」
undefine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元(OrcaKW) 的頭像
小元(OrcaKW)

小元諮商研修中

小元(OrcaK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