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小元

undefined
(圖片來源 - wiki CC BY 4.0

  在回答「為什麼妳想臺獨?」、「臺灣獨立又是什麼?」之前,我想先說一個故事,一個關於我從好學生與乖寶寶,變成「暴民」的故事。

 

 

  我生長於軍公教家庭,父母親與兩邊的長輩親戚,從事軍、警、消、教這四種職業的人數,隨便數都有十來人之譜。在這樣的環境中成長,並且一直是個傳統定義(當然是在說成績)下的好學生,2012年時的第一次投票選總統中,當了第一代689,應該是可以預見的。

  還記得那年跟高中的四位同學聚餐(我們到現在還在聚,已經快十年了),我說自己不投小英的理由,是「她沒有當過行政首長的經驗」。

  如今想起,我想更多的是,當時的我,根本沒有去比較馬英九與蔡英文的不同、國民黨與民進黨的不同,甚至,是「課本」和「事實」的不同。

  但自2012年之後,社會上開始波濤起一連串的事件,讓我的價值觀與世界開始出現裂痕,美麗灣(環境、土地開發)、反媒體壟斷/反媒體巨獸運動(新聞自由、中資)、華隆關廠工人(勞工)、大埔案(土地正義、徵地法規)、洪仲丘案(人權、軍法)……「為什麼課本上讀到的,好像跟我看到聽到的不一樣?

  随著2014年3月18日,太陽花學運爆發,看著八卦板一則又一則有人受傷的文章、一張又一張的流血畫面,原本認為的美好世界,就此完全破滅。

  當了24年好學生與乖寶寶的我,上了街頭、到立法前靜坐抗議,從此,我的世界轉向不一樣的道路,開始瞭解這些錯過的事、與沒有人告訴過我的事。(相關文章:〈親身參與太陽花學運〉

  對我來說,在閱讀過程裡最大的震憾與改變,是從「中華民國是一個國家」的肯定,轉為「中華民國是一個國家?」的疑惑,最後再確定「中華民國不是一個國家,還不是」。歷史課本上寫,國民政府1949年來到臺灣,可是沒有寫,他們只是代管;新聞媒體說,我們在國際上處處被打壓,可是沒有說,「那是因為我們還沒建國」[1]。

  如果我們是一個國家,那為什麼奧運、國際賽用的名稱,只能用「中華臺北」,而非「中華民國」或「臺灣」?

  我相信生長於這塊島國上的你我,都認同我們是臺灣人。然而沒建國,就像男女朋友願意互許終身,卻沒有去登記結婚(民法),在需要簽署急救同意書時,縱使以孟姜女哭倒長城之姿、聲淚俱下地說有多愛對方,卻依然不符合法律上的資格。

  很是殘酷,但依法行事。

  臺灣在國際上的困境,也是這樣,法律(國際法)不承認,我們再愛這塊土地,也只能換來他國一個夾雜著無奈和同情的微笑。

  「法律保障的是權利與權力,不是愛。」

  這句話是第一次在這個部落格出現,但有找過我諮詢的已婚、或因準備結婚而遇上困擾的網友,一定曾聽我說過。法律生硬冷酷,是因為它是最後一道救濟的手段,並且因為規則化、法條化,讓不同背景的人能在短時間內以同樣規則商議的工具,是同語言和文字一般的工具,有其存在的必要。

  然而如同在寫出具體的文章前要有抽象的靈感與情感,具體登記結婚前要先有抽象的愛(理論上)一樣,要讓大多數人願意實踐具體的法理建國,得讓更多的人知道這些抽象概念、以凝聚共識。

  拜黃安與周子瑜事件所賜,許多人也一夜驚覺「九二共識」根本是個謊言。大選過後,新政府上台,只是一個階段性任務的結束。投票只是一時,監督政府才是真正漫長、且重要的道路。在希望社會各式議題能解決、產業轉型之際,如何將「自決建國」的概念傳達出去,我認為是與經濟、 民生等議題,一起併進的一個目標。

  臺灣是個很豐富、很有故事的地方,國外一直有人看到,只是我們自己不知道、甚至是被教導成不要知道,
拋棄自己的歷史,去模仿不屬於這塊土地的文化,這麼本末倒置的事,或許才是造成臺灣現況的根本原因。

  找到自己,才能找到在世界舞台的定位。(相關文章:〈日星鑄字行──從鉛字,體會漢字之美〉

  我是小元,我主張臺灣獨立、自決建國。 

有新文章時寄mail給我 


參考文獻

[1] 臺灣獨立運動(wiki)

重點在「兩蔣統治時代」的這兩段。

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戰日本投降,美國政府隨著兩岸局勢與韓戰發展,日本隨後放棄臺灣主權、卻沒有指定交給任何一個國家,在國際上應是屬於「同盟國」聯合託管,此稱為臺灣地位未定論。但實際上以美國為首的「同盟國」並未承續中國(大清帝國)政策,直接給予臺灣民主建國。而是依據盟軍最高統帥麥克阿瑟之「一般命令第一號」由中華民國國民政府代表接收臺灣。

被視為臺灣獨立理論鼻祖之一與臺灣民族主義思想之重要理論奠基者的廖文奎在1947年「二二八事件」發生前已明白公開表示,陳儀奉派接收臺灣只是戰勝國的接收,而不是臺灣主權的轉移,國民政府統治臺灣與麥克阿瑟統治日本一樣,都是臨時性的,臺灣地位仍然未定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小元諮商研修中

小元(OrcaK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JackLin TW
  • 堅決反對台灣國干擾我花蓮國與友邦台東國內政, 意圖併吞我花蓮國!!!
  • JackLin TW:

      我個人也覺得不該干涉花蓮國與臺東國,不過小女子斗膽敢問一句「 貴國的財政是否獨力負責?」(我好認真。)

      祝福~

    小元(OrcaKW) 於 2016/04/13 12:52 回覆

  • Woo
  • 獨立的代價跟獨立後是否國際會承認也是要思量的...
  • Woo:

      當然!我也不認為這是一蹴可幾的事(希望自己有生之年可以看到XD),但這並不表示,我們不能先有獨立的希望與期待對吧 :)

      祝福~

    小元(OrcaKW) 於 2016/05/05 16:16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