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0053.jpg
原始音訊檔:http://163.29.207.51/voh/wma/wma/005291a0.wma
播出日期:2014.04.03(連結有可能會失效)
*如使用Google Chrome瀏覽器,可能會出現外掛程式的問題,
此時請複製上述網址,嘗試在其他瀏覽器上開啟連結。

PTT版

主持人:歡迎大家收聽這個禮拜的好球發燒星,我是依凡。
    今天和依凡一起來訪問球星的,就是聯盟的咕咕囉。

 聯盟:哈囉大家好。

主持人:而至於今天來到節目裡頭的發燒星,就是剛從日本回來,中信兄弟的鄭凱文。嗨,凱文。

鄭凱文:嗨大家好,我叫鄭凱文。

 聯盟:他的英文名字是Kelly。

主持人:說到這個英文名字,我們剛剛掙扎很久,到底要不要讓他在麥克風前告訴大家他的英文名字由來。
    所以凱文你最後決定是……?

鄭凱文:這……誓師大會有講過,那我們就跳過去。

主持人:可是我們的聽眾可能沒有聽過啊,所以為了漢聲的聽眾,還是再講一次好了。

鄭凱文:沒有啊,就是……以前大學學長,可能在練習的時候亂取名字,然後取一取,不知不覺就變這個了。

主持人:本來應該是Kevin對不對?

鄭凱文:對對對。

主持人:結果就變Kelly了?

鄭凱文:對啊。

主持人:然後這又可以連結到……

 聯盟:說到這個其實還蠻有趣的,像他回來之後,參加過中信兄弟辦的菜鳥日還有造勢大會上。
    他其實樹出的人形立牌,就是一個貓女形象。
    那不曉得就是在日本的時候,有沒有歷經過這一些非常特殊的活動?

鄭凱文:在日本的話……日本是不會辦菜鳥日,因為日本就是比較嚴謹跟……就是比較嚴謹。

主持人:日本的球員都要帥帥的。

 聯盟:譬如說我們說的很三八的意思嘛。

鄭凱文:那……可能回來臺灣,可能就是比較偏美式,這個菜鳥日第一次參加。

 聯盟:辦了一個貓女。

鄭凱文:是蠻快樂,可是服裝就是……

 聯盟:聽說有點。

鄭凱文:是清涼了一點。

 聯盟:怕你熱啊,聽說有點小抱怨,覺得為什麼威助賢拜穿得那麼帥,然後自己要穿得像貓女一樣。

主持人:是嗎?內心的OS到底是什麼呢?

鄭凱文:沒有,自己的服裝太清涼了一點。

主持人:所以下次如果還有機會……可是應該沒有了喔,應該沒有第二個菜鳥日了嘛。

鄭凱文:應該是沒有了。

 聯盟:鬆了一口氣。

主持人:我本來想要說的是,如果讓你來自己選的話,你打算要扮什麼啊?

 聯盟:小護士。穿比較多啊,只是裙子短了一點。

鄭凱文:沒有……

主持人:到底是要露腿還是露?

鄭凱文:扮自己喜歡的卡通人物吧。

 聯盟:例如什麼?

鄭凱文:海賊王那種。

主持人:喔~所以呢,中信兄弟的公關在旁邊也聽到了喔,下次如果有機會,他要扮海賊王之類的人物喔。
    那我們就拭目以待下一次凱文出現的裝扮會是什麼了。
    今天來到發燒星裡頭,因為很多球迷朋友們可能對凱文不是那麼熟悉,
    因為畢竟之前很多時間都是在日本。
    所以我們還是要從你從小接觸棒球的經歷來讓大家更能夠深入瞭解。
    小時候打棒球,大概是什麼樣一個因緣際會啊?

鄭凱文:小時候……自己小學上課完,然後放下書包跑出去外面玩,
    那以前小時候的話,爸爸比較喜歡去棒球場看比賽,會帶我一起去。
    自己看到最後也蠻喜歡棒球的,那剛好爸爸的朋友的小孩是有在打棒球,
    爸爸朋友介紹讓我加入小學的棒球隊,開啟了我這一路的棒球路這樣。

主持人:有沒有印象小時候看過哪一場比賽,對你是……(聯盟:印象最深刻)。
    很有啟發喔?或印象很深刻?有沒有哪個球員啊,是你很想成為某某球員第二?

 聯盟:一個榜樣的感覺,你的偶像是哪一位選手?

鄭凱文:小時候不會去記球員,可是會喜歡去棒球場進場看比賽那種感覺,因為覺得氣氛很好,
    大家一起為了某個球員、為了球隊加油,然後很用力的喊。

 聯盟:很喜歡那個氣氛?

鄭凱文:對,就蠻喜歡那個氣氛的。

主持人:然後就希望自己有一天也可以站在那個場上?

鄭凱文:對對對。

主持人:成為大家為你加油。

鄭凱文:對。

主持人:所以小時候有個夢想喔,是希望能夠打臺灣的職棒?也是在那個時候建立的嗎?

鄭凱文:對,因為小時候就是看比賽嘛,
    那時候就覺得希望自己以後能站在那個球場上,在自己的國家打職棒。

    那……這是小時候的夢想,現在己經去實現了,自己還蠻開心的。

 聯盟:所以去日本職棒是一個美麗的意外囉?因為他的夢想是打中華職棒。
    可是投球能力備受肯定嘛,所以有機會到日本去。那好像一開始去的時候會有什麼不習慣的地方?
    雖然我們飛機只要兩三個小時就到了,畢竟生活環境什麼都不一樣啊,連語言都不一樣,
    你自己剛到日本的時候,有沒有什麼樣的心情轉折?

鄭凱文:因為我是從大學就直接跳進職業,可是不是在自己的國是在另一個國家的職業運動球隊,
    一開始去的話會不習慣,因為語言、訓練跟食物的問題。

主持人:喔,食物也是一個很大的因素?

鄭凱文:嗯,因為日本三餐都是吃飯嘛,早上不會偏像美式或是中式嘛,
    早餐跟午餐跟晚餐一樣,都是吃飯嘛。
那早餐的話,因為自己很少在吃飯,幾乎是沒有。[1]

主持人:可能以前都吃美而美啊。

鄭凱文:對,就漢堡什麼的。

主持人:豆漿啊。

鄭凱文:那去的話,其實這五年期間只吃過一次,
    吃了一次半個多小時,之後就不會去吃了,因為不習慣早上吃飯。

主持人:所以你的意思是說,這五年多年你都沒有吃早餐嗎?

鄭凱文:有啊,因為早上有麵包跟牛奶,我就吃麵包跟牛奶。

主持人:就是人家眼中的點心,就成了你的早餐了。

鄭凱文:應該是吧。

主持人:所以呢,就是語言跟吃飯的文化是不太一樣的。
    剛下飛機到了一個異鄉,雖然說看起來也是黃皮膚的人種,但畢竟還是很不一樣。
    所以那時候心情,尤其是當孤單一個人的時候、在房間裡頭的時候,那個心情是怎麼樣?

鄭凱文:因為……第一次到了陌生的國家,那自己還沒去適應也還沒去習慣,
    自己一下飛機、吃完飯,然後自己房間什麼都沒有嘛,電視也沒有,是有電腦但沒網路,
    自己覺得沒辦法做什麼事情,只能躺在床上早點睡覺,準備明天的練習。
    那剛好宿舍裡還有一個室友是臺灣人,是蕭一傑。
    有他在的話,至少還有自己的國家的人可以聊天,那就不會那麼孤單寂寞這樣子。

主持人:所以你一開始還是會想家的喔。

鄭凱文:應該是……

主持人:不要哽咽。

鄭凱文:沒有,畢竟自己第一次出國,然後到另一個國家打職業,難免都會想家。
    那……對啊,可是之後就會慢慢習慣了。

主持人:那除了在心情上調整是你自己當時必須是自己要去做一個適應之外,
    身體、體力上的適應,可能也是當時必須要做的一個很重要的功課。
    要不要跟大家分享一下,在當時,尤其是你有提到說在臺灣其實是在大學階段,
    一到日本踏入他們職業棒球的領域,那個時候你體力上是怎麼樣做調適?

鄭凱文:因為我是從大學然後直接跳到職業棒球,在日本的話,他們訓練量是蠻多的也蠻重的,
    那時候第一次練習,剛開始練習是不習慣,而且也沒辦法消化他們那麼多的課程。
    他們是一個階段一個階段的練習,這個階段練習完,才做下一個練習。
    一開始因為沒辦法接受這個訓練,因為是自己體力也沒辦法負荷得了,
    第一次碰到這麼多的課程,一時沒辦法去適應。
    可是自己會想說,從自己的國家到另外一個國家去打職業,自己會想說坐一趟飛機來,
    坐那麼遠來這邊,是為了什麼?別人做了,自己為什麼沒辦法去完成?
    用這心態然去拼,因為自己想在日本一軍好好去拼、好好去發揮。
    其實他們一軍的選手也有經歷過這些歷程,也自己假想了很多訓練,才有好的發揮、好的表現
    他們這些選手已經那麼努力,那為什麼我不可以?

 聯盟:不服輸的個性。

鄭凱文:對,他們就是你要去拚,在那裡表現好,照人家那邊。

主持人:你稍微回想一下,你說一開始你可能跟不上教練給你的課表,那後來到什麼樣的階段?
    再後來到也許你都可以突破,甚至是自己再加強呢?

鄭凱文:一開始教練也是要我慢慢去適應,所以在一些課程上是有減少一點,
    讓我先去適應他們的環境跟訓練的方式,之後開始慢慢加重到跟他們選手一樣的量跟方式。
    差不多習慣了一個月之後,已經可以跟上他們的腳步,跟大家一起訓練,然後一樣的練習份量。

 聯盟:其實一個月還蠻快的。

主持人:對啊,我剛剛就在想說,哇,這樣是進步神速。

 聯盟:對啊,其實凱文去那邊的時候,算是被賦予高度的評價,有臺灣的斎藤佑樹之稱。
    而且凱文在阪神虎期間,他是有實力在,只是他舞台發揮的空間並沒有那麼大。
    我覺得他其實是很可惜……
    他其實在阪神虎的後期發現右手肘有骨刺,他們有跟防護員討論出一個策略,

    是不是說等到有合約去決定什麼時候去做清除骨刺的手術。
    那是不是也請凱文分享一下那一段時間,是怎麼樣的心境?

鄭凱文:在那時候的春訓,其實手就已經有不舒服了,也有去檢查。
    到中間被診斷出有骨刺,那時候有跟防護員講。

    他們是說,因為那時候已經快球季結束了,他們是想說最好是等到有明年的合約,你再去開刀治療。
    可是突然被接到解約的通知,那自己一時也沒辦法去想太多,然後就是剛好……

 聯盟:經典賽資格賽。

鄭凱文:對,就剛好先回來打比賽,打比賽差不多一個月後,接到橫濱球隊他們希望我能加入。
    我也跟家人討論過之後,我也希望自己能在拚一次、給自己在一個機會,
    就搭應了他們的邀約,加入橫濱。
到球季中的時候,那時候投不好被下放二軍的時候,
    總教練有跟我說,先把我的傷給治好、養好,他願意等我回來,等我回來到球場上繼續替他效力。
    自己心裡聽到也會比較放心一點,因為總教練都這樣講了,
    就跟球隊講說那我要好好的治療,把傷給用好。
這一段……還蠻辛苦的。

 聯盟:不過我剛剛有跟凱文聊到一點,日本職棒其實蠻特別,他不會有菜鳥日這活動之外,
    在對選手的照顧是非常完善的
他在阪神跟防護員討論要不要去治療手的時候,
    他是跟他講說看你明年有沒有合約。
球隊把你簽下來之後,他假如說你是因為有傷。
    而因為這樣把你移出戰力外名單的話,他也會幫你把手傷照顧好。

    他其實那時候在等合約,所以在阪神沒有先去做治療,
    是到橫濱之後,總教練答應他會等他回來,才提出說他想要去把手治療好。
    一直到最後被釋出的時候,隊團都是把他照顧得很好啦,這是我覺得日本職棒球團蠻不一樣的地方。
    剛剛凱文也有提到說,雖然總教練承諾他願意等你,
    可是最後他被釋出,並沒說有好像跟球團鬧得很不愉快。

    還有教練這邊還有一直要保他,只是他也愛莫能助,
    是球團高層去做這個決定。他其實還是非常感謝球團這樣子。

主持人:對,就是剛剛聽凱文講起來,雖然說這一路走來心理歷程是辛苦的,
    可是聽不出來很多的怨恨,反而是蠻多的感謝。

    就像咕咕剛剛講的,也許那邊的球團,對於球員身體的一個調養、照顧,是有一個很完善的系統
    好,講到這邊,我們也講了好多了,先稍微休息一下,聽一首歌曲。
    稍後回來我們再看看凱文在日本做了什麼樣的決定,從日本回到臺灣?

line3

主持人:歡迎回到好球發燒星,我是依凡。

 聯盟:哈囉我是咕咕。

主持人:我們今天的發燒星就是……。

鄭凱文:大家好,我叫鄭凱文。

主持人:剛才說了很多喔,凱文小時候打棒球啊,還有他小時候的夢想,以及他到日本的這段時間喔。
    接下來我們要聊的就是呢,是在什麼樣的狀況之下,決定要從日本回到臺灣的舞台?

鄭凱文:其實是在被阪神釋出的那一年,家人就希望我回來了,
    剛好是想要再給自己一次機會,就再去拼了一年。
    到了去年年底(2013年)再接到戰力外通知,回來臺灣的話,
    是有跟經紀人討論過,也跟家人討論過,我是希望回來臺灣打職棒。
    其實在回不回來這一段,還討論蠻久的,自己也花了蠻多時間去想。

主持人:掙扎的地方在哪裡?

鄭凱文:覺得自己還可以再那邊繼續拼,希望還能在日本拼個幾年這樣子。

 聯盟:所以你回來臺灣,是家人最開心的,你終於回家了。

鄭凱文:對啊一方也是在臺灣看得到我在球場上的表現,那……

主持人:要見面也不是那麼難。

鄭凱文:對對對。

 聯盟:你25號初登板[2]的時候,家人有來看你嗎?有來現場看你投球?

鄭凱文:沒有,因為比賽在北部……可是他們有看電視的轉播,替我加油這樣子。

主持人:而且初登板的表現還不錯喔。那個時候有多想嗎?心情會不會緊張?

鄭凱文:一開始是會緊張啦,第一局過後開始慢慢地比較放鬆了。
    因為第一次在臺灣打職棒,自己心情上會比較不一樣。
    畢竟這是在小時候自己想要的夢想,能在自己的國家打職業,真的很開心,
    可是上去還是有一點緊張。

 聯盟:但是也蠻享受比賽的感覺?

鄭凱文:對。

 聯盟:所以就這麼完投了九局,是成了(主持人:締造了一個紀錄喔),本土第六位,
    1993年之後……幾乎要20年了吧。

主持人:對啊,當時你的對手是林晨樺,你們兩個也很熟對不對。

鄭凱文:對,他是我小一屆的學弟。

主持人:他說他一直很想贏你,結果呢,還是沒有辦法喔。
    所以你們在比賽結束之後,聊天的時候有聊到這個嗎?

鄭凱文:沒有啊,私底下會很好,可是場上還是要去……(聯盟:還是要廝殺)
    對啊,要去替自己所效力的球隊去贏得勝利嘛。
    對方投手是誰,自己也不會去在意,因為在意那個……

主持人:會干擾自己嗎?

鄭凱文:是不會,因為對自己也不會有什麼幫助,他也不會上去打,他只會投而已。
    所以也不會去想那邊麼多。

 聯盟:所以覺得做好自己當下該做的事情就好?

鄭凱文:對。

 聯盟:剛才說到打擊,那你覺得在中華職棒有沒有一個是你最想要對決的?
    還是有沒有覺得哪一個打者是最恐怖的打者?

鄭凱文:其實……也不會想說去對決誰,因為能打職棒是一定會有實力在,
    不管是誰,只要是好的打者我都會想要去面對。
    再加上這些(選手)以前都沒有對過嘛,第一次對到很期待,
    也希望能把自己好的表現出來,跟他們對決這樣。

 聯盟:凱文蠻特別,好像一直在講說要怎麼樣跟自己去做一個……

主持人:他把自己當做挑戰的目標了。

 聯盟:對,就是好像沒有特別的偶像,他覺得要做好自己,不要給牛棚投手添麻煩
    因為剛剛有講到,他投九局是因為這禮拜有五場比賽,
    不想第一場就讓牛棚投手這麼辛苦,讓他們可以在調度上舒緩一點。

主持人:很體貼別人的一個人厚。

 聯盟:目標是要戰勝自己那種感覺,沒有特別說一定要對決誰啊什麼的。

主持人:所以你對自己的期許應該也很高?
    像今年是你回來中華職棒的第一年,你自己會不會給自己一些目標啊,
    或是在今年要拿下什麼獎項?

鄭凱文:自己的目標……打了五年職棒都還沒拿到冠軍,那今年期許能替球隊、能替自己拿到一個冠軍。
    因為小學到大學都有拿過冠軍,現在就剩職業這裡還沒拿過冠軍,
    希望今年把自己的實力拿出來這樣,也替球隊拿冠軍。
    也圓了從小學到(聯盟:大滿貫?)職業都有一個冠軍的成績在。

主持人:嗯,好,那我們也希望你今年的期許可以達成喔。
    那今天好球發燒星……看看時間已經不能不結束了,
    所以我們要在音樂聲中,和大家說下禮拜再見囉。掰掰。

 聯盟:掰掰。

鄭凱文:掰掰。

職25年(2014),隊上一共有六位球員接受採訪,除了凱文之外,
還有王則鈞、謝榮豪、王梓安、陳子豪、陳家駒五位,以下開放投票下一篇要看誰的。
(雖然我最近忙到快翻掉了,但會盡量能一週一篇……動畫看完一集打一段,不知不覺就打完了~)

延伸閱讀
好球發燒星(含逐字稿)列表

參考資料
[1]  日本可以說是沒有「早餐店」這東西,我去日本的時候,頂多只有在傳統市場看過賣飯糰的小攤子。
  因此日本人的早餐幾乎都是在家裡吃飯,不開伙的話就要前一天先買好麵包。
  我是2013年的WBC之後才開始看中職的,但第一次看現場比賽不是在臺灣看中華職棒,而是……
  東京巨蛋!(詳見 - 一顆棒球魂,十年後發芽:2013,我的第一個球季

[2]  3/25心得:主場首戰+連兩場看到HR,也太high了XD

連署活動
中信兄弟領隊(李文彬)一日不下台,象迷一日不進場不消費
看看人家日職是怎麼玩,中信集團又是怎麼玩?
要我進場?好啊,下週。

2015.01.07 ETtoday新聞 - 兄弟人事異動!新任領隊楊培宏 李文彬轉任顧問
我可以進場看球了~

歡迎訂閱「小元棒球故事館」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小元諮商研修中

小元(OrcaK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