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小元
    

0010622082

如果,我是說如果……
有一天,我不幸遇到天災人禍,或年紀大了身體機能衰退,因此需要進手術房開刀,
卻又不幸救不回來的話。

親愛的家人與朋友……在這邊希望你們能幫我做一件事:
請幫我謝謝醫生與所有的醫療人員、請幫我對他們說,「謝謝你們,辛苦了」。
因為我沒有辦法自己說。

也請千萬千萬、不要指責他們、更別提對簿公堂,我相信那位醫生、那個團隊一定也想救我,
是我在人世的時間已經到了,該走的時候就得要走。

而且,他們或許正在趕往救下一個人的路上,別因為這種小事耽擱了他們。
逝者已矣,活著的人比死者重要。
如果因為我的死亡,醫療能從中往前進一點點,那其實我也不是真的死了。
而是以對世界更有意義的方式,繼續活著。

line3

只要看過醫生、有用過健保的人,都應該看這兩本書。
是的,在我們剛生下來還毫無自我意識的時候,就使用了健保資源,
因此我確實是在說:「所有人都應該看。」

柯P參選,政治很髒不想碰也不想看他寫的書?

拿掉台北市長參選人的身份,我依然會認為,《白色的力量》,值得一讀。
(真的很痛苦的話也不必勉強,《醫療崩壞!沒有醫生救命的時代》也是個好選擇)

而對於政治,我只能這麼說:
你不關心政治是你的事,但政治影響政策、政策會影響所有的事。

食品安全、國際議題、產業方向、醫療健保、社會福利、治安問題……通通都是政策。
所以不關誰的事?這是所有人的事,不論你我的意願。

從食安問題到飛安問題,當出了問題社會不是想要去解決問題,
而是抓一個戰犯出來推上火刑台就以為沒事的話……
同樣的問題只會一再出現,因為問題根本就還在那裡、完全沒有解決。

食品安全的檢驗流程與制度不改,GMP就算換成GHP,不過是換湯不換藥,
早晚會再爆出食安問題,再多震怒、再多的遺憾,都只是個屁。

好比一台影印機印出來的顏色不對的、把印壞的紙撕掉丟棄之餘,
是不是也要檢查一下是不是機器本身出了問題,
看看是墨水沒了、顏色設定有誤、還是機器哪邊的螺絲鬆了?

而不是繼續放紙、繼續印出不對的顏色,然後抱怨這台機器不好,
有問題的可能不是機器,而是這位使用者的腦袋與邏輯。

愛因斯坦(Albert Einstein, 1879-1955)曾言:
瘋狂的定義就是一遍又一遍地重複同樣的行為,但卻期待能有不同的結果。
"The definition of insanity is doing the same thing over and over and expecting different results."

不友善的制度與環境讓愈來愈多的醫生與護理師出走,
選擇轉職醫美、賣雞排、遠走他鄉,
造成醫療崩壞、六大皆空(內、外、婦、兒、急診與護理師),

光是怪罪醫護人員沒有醫德(而且是不是真的沒有醫德也是個問號),
對解決問題一點幫助都沒有。

根本的問題,在健保、更精確的說,在健保的制度

健保到底是社會福利還是社會保險?
如果是社會福利、全部都包,那應該要提高保費;
如果是社會保險,維持現在的保費,那只能保大(重症)不保小(感冒、看牙醫)。
但臺灣的健保,用社會保險的錢、做了社會福利的事,我們的政府好棒好厲害好有效率?

當然不是,現行的健保,是用壓榨醫生與護理師換來的,
但為了利益、為了選票、為了……這些都被掩蓋住,
在不漲保費、支出卻又連年增加之下,出走、倒下的醫護人員只會愈來愈多。

我們會批評慣老闆壓榨員工、自己吃香喝辣,
可是現行的健保制度,卻是在做這種事情──壓榨醫生與護理師。
「榮譽」、「成就感」,滿足的只有心靈,填飽不了肚子、消除不掉疲憊與身上的血汗,
醫生與護理師不是機器,要休息跟吃飯、也有家人。

人手不足、醫護人員強撐著身體上班,當然容易出問題,
一出問題民眾就找議員民代來關說、找媒體爆料、要求鉅額賠償……
破窗理論告訴我們,不良的現象若被放任繼續存在,整理環境只會愈來愈惡劣,
可是當沒有醫生可以開刀看病接生的那天真的到來,一切就來不及了。

人很自私,公眾的東西拚命用,可是啊,浪費的也是自己的錢。
當每個人都想國家社會上挖好處、拚命吸血,
等到垮了才在那邊叫苦連天、抱怨這抱怨那,能怪誰?
得到了一點點好處,卻造成更大的損失。

買票的錢是哪裡來的?當然是當選之後收賄收回扣補回來啊!
「殺頭生意有人做、賠錢生意沒人做」的道理,怎麼這時候都不懂了?
所以我們的路永遠不平,排水溝還是一下雨就淹。

一遍又一遍地重複同樣的找戰犯、切割的行為,沒有去面對問題為什麼會產生的原因,
如果說這樣子社會會進步、會變好……我可以用「痴人說夢」四個字來形容嗎?

當學生做錯了數學問題,不告訴他錯在哪、他為什麼會錯,
拿著另一份幾乎一模一樣的考卷要他再寫一次,

在都不知道自己有錯的情況下,他憑什麼這次就會做對?等被雷打到突然開悟?慢慢等吧。

我覺得現在的這個社會好奇怪,「犯錯」在臺灣、甚至是東方的文化中好像很難被接受?
我們總是被要求要考滿分、找一份「好」工作,
開始工作後,便催著要娶/嫁一個「對的人」、生養出一個「乖」小孩……

可是,卻從來不給我們失敗的機會。

來找我進行感情諮詢的網友,有不少是社經地位不錯的男男女女,
在高中的時候被家長告誡「高中生憑什麼談戀愛?給我好好讀書!」,
上了大學被警告「你還沒有經濟能力、憑什麼談戀愛!」,
出了社會忙著賺錢、賺第一桶金,因為有人說有錢才能結婚、養小孩。

當賺到了錢,年紀也老大不小,家長催促:「怎麼不快嫁/娶個好對象?」
他/她才發現自己不會跟異性相處、也不知道怎麼樣的對象適合自己,
更遑論去處理失戀的痛苦與難過。

現在的年輕一代好像得被要求得是個完人或天才,
不需要經過失戀就可以經營好感情、不需要跌倒就可以學會跑步。
長輩們啊,你們難道一生下來就是現在這個樣子?
從來沒有失敗過、沒有跌倒過、也沒有好傻好天真過嗎?

一出手就只能做到完美、絲毫不能犯錯,
在這樣的風氣下,誕生出「多做多錯、少做少錯、不做不錯」的文化,

表面上看來的確是「沒有錯」,但也從中流失了更多「做對」的可能。

line3  
有看過日劇《醫龍》的人一定知道,日本比我們更早發生醫療崩壞的問題。

日本醫療崩壞有三階段,第一階段「醫療事故糾紛暴增」,
第二階段「醫護不足醫院關閉」,
第三階段「醫療現場大混亂,大量醫療難民發生」。
看看日本,想想台灣,我們的醫療崩壞是否也已達第三階段?(醫師 蔡秀男)

以第四季的結局來看,《醫龍》很有可能會拍第五季,
前四季除了第一季伊集院首次負責的那位老奶奶,
靠著朝田龍太郎出神入化的外科技術、神之心臟按摩、相信我之術,
機率再低的患者都被他從死神手中拉了回來。

如果這還算是一部不錯的日劇,朝田醫生救不回的病人,應該要登場了

至於大綱與文案,我是編劇的話會這麼寫:
這次的病患不會像第一季伊集院首次負責的病人,他會是個年輕人,
因為某意外進了心臟外科,最後傷重不治,家屬求償鉅額賠款,
朝田醫生面臨執業以來最大的危機……

(紅色粗體可直接做為宣傳的文案)

至於結果,我不知道,這要看早了我們近十年發生醫療崩壞的日本,
現在是不是有什麼好對策,他們的政府與社會,是否已經有能力也願意面對這個問題。

為什麼希望醫龍第五季這麼拍?看朝田醫生的「相信我之術」跟半裸的畫面有何不好?

一個社會或國家的偉大,不在於經濟成長率的高低、也不在於創造了多少產值,
而是在問題發生的時候,怎麼解決、又怎麼從中計取教訓、避免問題再度發生。
前者是光鮮亮麗的外表,而後者,才是真正強身健體的根本原因。

「面對問題是解決問題的第一步,美國人的制度,能使真正的問題被提出來討論而被解決掉,
如此累積兩百年,就變成了世界強國。」──柯文哲,《白色的力量》

正如要看一個人是不是有同理心,是看他怎麼看待別人的失敗,
真正有同理心的人,絕不會只有指責與責難、更不會嘲笑。
而是會告訴對方:為什麼你會失敗,自己的經驗又能提供什麼解決之道。
因為他自己也是從錯誤中學習、在失敗中成長。

他不會假裝自己是個聖人,天生神力,生下來就會走會跑會跳。

希望這篇心得寫得不會太晚、希望一切都還有挽救的餘地,
只是時間,毫不留情地往前推進。

※本文亦發表於PTT book板(可按Eng跳到文末看推文留言)

延伸閱讀

比選舉更重要的事──關於器捐,與死亡

訂閱「小元棒球故事館」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元(OrcaKW) 的頭像
小元(OrcaKW)

小元諮商研修中

小元(OrcaK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