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始音訊檔:http://163.29.207.51/voh/wma/wma/004d4cb0.wma
      (原始日期:2013.05.10)
 來源:漢聲廣播電台

 (墨鏡請繳回└▼─▼┘ └▼─▼┘ └▼─▼┘ └▼─▼┘ └▼─▼┘)


前篇 好球發燒星:陳鴻文(含逐字稿)part 1

主持人:歡迎來到「好球發燒星」,我是主持人依凡。

    今天和依凡一起主持的呢,就是重睿囉~

 聯盟:哈囉大家好,我是聯盟的重睿。

主持人:嗯,而今天的發燒星喔,我們要延續上個禮拜了,就是……
    還是邀請到兄弟象隊的小飛刀──陳鴻文。

陳鴻文:聽眾朋友大家好~

主持人:據說啊,你有非常多次參加中華隊的經驗。應該算一算……十來次有了喔?
    應該算是一個很特別的經驗囉?

陳鴻文:對啊,因為參加國家隊是……是我打球最快樂的事。

主持人:聽你的語氣……

 聯盟:聽起來不太快樂捏?~

陳鴻文:是嗎?真的啦,我覺得穿上那球衣,是我最開心的時候。

 聯盟:嗯。

陳鴻文:真的。

 聯盟:就是穿上CT的戰袍,可能就是會有不一樣的壓力厚?
    那你自己參加過這麼多次的中華隊,那你有沒有覺得這一屆的WBC,
    跟之前的有什麼不一樣呢?

陳鴻文:這一次……真的都是各隊的主力嘛,也有很多賢拜、也有很多年輕的。
    就是賢拜他們都有帶著我們一起走,都會帶頭這樣子。
    所以這一次的後勤就……非常的強壯。
    所以……在球場上都不會有怕受傷或受傷沒辦法處理、都不會有這種想法。

主持人:原來打球後勤也很關鍵,跟作戰一樣。

陳鴻文:對啊,因為一個受傷的話……一個球員受傷,說真你會害怕做那個動作,
    會感到不舒服、你就會不想去做,這樣運動表現的話就沒有那麼好這樣子。

主持人:自己會怕怕的?

陳鴻文:對對對。

 聯盟:這就是你這次能在場上能夠全力發揮的關鍵與否嗎?

陳鴻文:對。

 聯盟:否則都有後顧之憂,你在球場上投球也會綁手綁腳的。

陳鴻文:最大的差別還是球迷啦。

 聯盟:球迷喔?

主持人:咦?

陳鴻文:真的,滿場、滿場的球迷喊著你的名字幫你加油,那個是最大的動力。

主持人:所以球迷朋友聽到這裡就可以知道,對於選手來說啊,
    你們的加油聲就是最大的鼓勵啦。
    那當然第一個選擇就是到球場去看球、第二個選擇就是收聽漢聲廣播電台了喔~
    要打一下廣告。

 聯盟:(笑)那鴻文這次的經典賽喔,你給自己的表現打幾分呢?

陳鴻文:這一次喔……是及格,就是差……就是差一顆球,我覺得……對。

 聯盟:就是差那一顆令全臺灣兩千三百萬同胞心碎的那一顆好球對不對?

陳鴻文:對啊……

 聯盟:談一下喔,那時候在複賽的時候對日本,九局上、兩出局,
    就差那麼一顆好球,可是還是被井端弘和打出了那支安打。
    我相信那場比賽在你的棒球生涯中也是很寶貴的經驗,
    可以談一下你當時的情況跟心情?

陳鴻文:當時的心情……因為棒球就是這樣子、就是一翻兩瞪眼。
    你這麼球投得好,他們揮棒落空的話,他們就覺得你這個決定是對的;
    如果你投變化球被打全壘打、被打安打,
    他們就覺得說:「啊你有這麼快的球速,你怎麼會投變化球?」就是結果嘛……

 聯盟:結果論。

陳鴻文:可是被打這支安打,在我的心裡就想說:「真的是我自己的訓練不夠、
    自己的技術不到那邊。」還是沒辦法拿出最好的跟人家對決……對啊。

 聯盟:其實在球場上很現實就是勝者為王、敗者為寇嘛,那一個好球……
    如果一顆直球投進去,如果他真的揮棒落空,那你就是我們中華隊的英雄。
    但我相信你這次雖然沒有幫中華隊守住這個勝利,
    可是你還是在我們國人心中留下一個很深刻的印象。

主持人:嗯哼,那麼好啦,過去呢,逝者已矣,就別放在心上,
    記取教訓面對下一次的挑戰,我覺得這才是更好、比較陽光一點的作法啦。
    說到鴻文喔,很多熟悉你的聽眾或是球迷喔,都知道你長年在美國發展的機會。
    我先問一個問題喔,就是如果啊,接下來還有旅外的機會,你自己會接受嗎?
    還是想要繼續留在國內?

陳鴻文:其實有機會出國的話,我覺得還是……
    就是還是可以挑戰的話,我對六是願意去挑戰啦!

主持人:嗯哼。

陳鴻文:對啊,在臺灣,我覺得臺灣環境也很好。
    我覺得這個是要看自己有沒有準備好這樣。

主持人:喔~所以還是把自己的心態調整好,這是最重要的部份喔~
    那剛剛說到你在美國打拚了好多年啊、現在回到臺灣。
    雖然都是打棒球,可是一定有不一樣的,可不可以說說看美國和臺灣,
    令你印象比較深刻,或是比較大的差異點?

陳鴻文:差異的話,球迷吧!
    臺灣的球迷很熱情,他們就會盡全力大聲的幫你加油。

主持人:所以美國的球迷反而……?

陳鴻文:(秒答)他們在聊天啊~聊天啊……

 聯盟:都在吃熱狗吃爆米花?

陳鴻文:喝著酒啊,然後你投不好他們是用罵的,「欸欸欸!」
    叫你下去2A啊、這裡不是你該來的地方啊……有時候會……

主持人:所以他們反應是那樣子的……

陳鴻文:有時候比較激動的球迷,就會說你滾回你的國家啊……
    有時候球迷會這樣子啦。

主持人:就比較不理性一點厚?

陳鴻文:就……他們加油方式不一樣這樣子,他們是享受那個比賽,可是
    「臺灣的球迷是跟著球員一起在比賽」這樣子。

主持人:的確是這樣子,所以回到臺灣後,你就很enjoy臺灣的這種熱情嗎?
    臺灣最美的風景就是人情味囉~

陳鴻文:對對對,臺灣的球迷真的……就是一個很好的助力這樣子。

主持人:所以你覺得美國跟臺灣,這是讓你印象最深、你覺得最不一樣的。

 聯盟:好,那鴻文你之前除了在美國打球之外,你還有到墨西哥聯盟嘛?

陳鴻文:嗯。

 聯盟:那你在墨西哥聯盟有怎麼樣的趣事要跟觀眾朋友分享嗎?

陳鴻文:墨西哥聯盟……就是我剛去的時候,他們就跟我講西班牙文,我是只會講英文。
    他們就一直跟我講西班牙文,他們就說:「欸,你是……墨西哥人厚?」
    我說:「我不是喔。」
    他們就說:「那你英文怎麼那麼好?你是在……美國出生的墨西哥人厚?」
    我說:「不是啊,我是臺灣人ˊ_>ˋ。」

 聯盟:(主持人跟聯盟人員已笑翻)為什麼為什麼你會被誤認為墨西哥人呢?

陳鴻文:我不知道,可能那時候曬的比較黑,可是我又比……我在那邊算比較高。
    他們就說:「你怎麼這麼高、英文又講得這麼好?」
    然後我跟他說我是臺灣人,「臺灣人?」他就看。
    「臺灣人不像,應該是長得像……」

 聯盟:臺灣人都瞇瞇眼啊(鳳眼)、黃皮膚啊。

陳鴻文:他說亞洲人是黃皮膚、鳳眼。

主持人:所以你那時候到底是曬多黑?

陳鴻文:沒有啊,就跟現在差不多啊~

主持人:那還好啊!

陳鴻文:眼睛比較深邃,可能是眼睛的關係。

主持人:喔,的確啦,眼睛是比較深邃一點。

 聯盟:鴻文的眼睛也是有原住民那種迷人的電眼的感覺。

主持人:那時候應該不是這個髮型喔?

陳鴻文:那時候不是,那時候是……龐克。

主持人:喔……(突然回神)所以你都走在流行的尖端啊。

陳鴻人:那時候天氣熱把旁邊剃掉。

主持人:所以可能也是……可是那時候的髮型應該也不太像墨西哥人喔?

陳鴻文:他們說長得蠻像的啊,而且他們說……他們說怎麼亞洲人這麼會講英文?
    我跟他們說我在小聯盟打過球這樣子。

主持人:所以旅美的另一個收穫就是把語言學得還不錯喔。

陳鴻文:對啊,因為我不會看嘛,我也不會寫,我就只會聽、只會講。

主持人:這就已經很強了喔!

陳鴻文:肚子餓的時候你自然會想要把語言學好!

主持人:嗯哼,那麼在前半段的發燒星裡頭,
    我們請鴻文分享了一下他在經典賽的一些部份,
    還有他在美國跟臺灣自己覺得差異點在哪裡?就是球迷了啦!
    而接下呢,待會收聽了一首好聽的歌曲之後,我們會請鴻文來談一談,
    比較一下喔,臺灣跟美國的打者又有什麼樣的不一樣?

(中場,間隔約十秒)

主持人:歡迎回到好球發燒星,今天我們邀請來到節目裡頭的發燒星呢,就是陳鴻文~
    那我們前面也聊到了,鴻文比較美國跟臺灣的棒球差異點最大的,
    就是球迷的熱情度,很不一樣。
    而接下來,重睿也要問問看美國跟臺灣的打者有什麼不一樣對不對?

 聯盟:對,我們也知道說、就是說你在投手丘上跟打者對決的時候。
    同樣在投手丘上,可是你在跟打者對決的時候對決的是臺灣的打者,
    跟美國的打者,有沒有什麼不一樣的投球策略呢?

陳鴻文:其實我對臺灣跟國外的打者都是一樣的心態,一樣都是要全力面對每個打者。

 聯盟:直球都沒有在害怕厚、都是直球塞進去?

陳鴻文:直球、全力投直球、全力投變化球這樣子。
    因為不管……現在已經沒有國家的差別了,現在啦,棒球來講。
    整個亞職……亞洲三個,韓國日本臺灣嘛,然後美國、中南美這樣子。
    已經沒有什麼差別,就是每個國家的打擊都是一直在進步,
    所以我對上每一個打者,都是全力投球。

 聯盟:有沒有覺得打者的習性有什麼不一樣?
    因為我之前也是看報導上面寫說曼尼在國外幾乎都打直球,
    來臺灣他面對比較多的變化球他打不習慣。

陳鴻文:因為我們亞洲人控球真的比較好、亞洲人比較細膩一點、我們打球比較細膩。
    光是戰術就差很多了,亞洲人不管投球打擊守備,都比較細膩一點。

 聯盟:ok,所以戰術也相對比較多?

陳鴻文:對啊。

主持人:所以那你在國外用你亞洲人的思維方式去面對美國的打者的時候,
    你會用比較多的策略去面對他們、去對付他們嗎?

陳鴻文:以前在小聯盟是變成說比較直接去對決打者這樣子,盡量減少用球數。
    因為國外他們比較講求用球數,球數到了他們就不給你投了。

主持人:嗯嗯,所以你就要精簡你的球數,回到臺灣就可以做一些策略上的應用了嗎?

陳鴻文:回臺灣的話……因為自從調到救援投手後我就沒有再想過這個問題。
    因為在國外的話、還是回臺灣,還是會一樣的想法,
    每一個打者、每一個球都要全力這樣子。

主持人:那……如果你來幫打者打一個分數。
    因為投手嘛,面對每一個打者看得很清楚,
    你覺得中華職棒目前的打者平均的素質可以達到小聯盟的幾A呢?

陳鴻文:嘖,這個我不知道耶,我覺得應該有大聯盟的水準吧?

主持人:哇。

 聯盟:哇,這個太官腔囉,鴻文~

陳鴻文:其實我覺得這個,你要到幾A,我不是打者、我不知道,我是投手……
    說真的,打者好不好不是我一個人可去那個……

主持人:好啦我們不要為難你,剛剛說,以亞洲來說,不論是臺灣日本還是韓國,
    你覺得我們的素質都有在提升了,那你就來看臺灣好了,
    從你去美國之前到現在回來臺灣的中華職棒,你自己看臺灣的進步點在哪裡?

陳鴻文:我覺得球員的水準、球技的水準吧,一直在提升這樣子。
    大家的觀念已經不像以前這子,就是練多、打多、跑得多就會進步,
    現在大家都有點用科技棒球、用頭腦、重量訓練、動作上的分析,
    現在都是在做這些,一直在進步了啦。

主持人:不是像以前就是土法煉鋼的感覺?

陳鴻文:以前就是投手一直跑,現在都是做一些重量訓練啊,加上一些速度的訓練這樣子。

 聯盟:好,鴻文你是因為這些「科技棒球」的關係厚?
    那其實鴻文你在球場上的表現也是有目共睹,在投手丘上常常開紅燈啊,
    常常都破一百五。中職其實很少見有這樣球速的投手,
    你有什麼建議給其他年輕的投手呢?

陳鴻文:就是說……我覺得要多練啦,不可以就是說投到……
    以前的夢想就是一百四十幾,「哇,我可以投到一百四!」就覺得很滿足。
    因為現在大家都在進步,所以你要追求的要更不一樣。

 聯盟:更高的目標。

主持人:不要設限是不是?

陳鴻文:對,不要設限、不要說這種事情只有美國人才做得到、只有外國人才做得到。
    其實現在已經沒有分了啦、沒有什麼分別,
    因為身體素質其實大家都慢慢在跟上……

主持人:吃的東西啊。

陳鴻文:對,吃的啊、訓練啊,都已經慢慢在追上他們了,
    所以我覺得訓練是非常重要。
    不可以說我不可以做重量啊、或是我今天投球,不可以跑步啊什麼的,
    這些觀念可能都要先改變這樣子。

主持人:鴻文你剛剛講到訓練,那我又再想問,美國訓練方式跟我們一定會有落差嘛~

陳鴻文:嗯。

主持人:再加上你出戰過好多次中華隊,你也會看到其他國家的選手,
    所以就就練訓方式這一塊,你剛剛也說很重要。
    那如果你說要給中華職棒一些建議,你覺得訓練方面可以再朝哪些方向努力?
    或是哪些訓練方式更好?

陳鴻文:我覺得自主性很重要、自主性。
    像球隊一些賢拜、一些前輩,就是說他們自己的休息時間啊、或是準備的時間,
    他們都是在做訓練,在課表以外的東西很多。
    說真的,自己想要做的事情一定會更努力啦,反而會加倍。
    你付出加倍、收穫也會跟著加倍。

主持人:心態上也要做調整。

陳鴻文:心態上要做調整,如果你一天過一天這樣很安逸地過的話,
    說真的就不會有什麼進步空間。

主持人:那所以訓練方式上,目前來說已經差不多了嗎?

陳鴻文:對啊,就是積極一點啊。
    我是覺得重量訓練和一些……就是說體能的訓練我覺得那個迷思就要改變。

主持人:像是什麼樣的迷思,你可以幫大家點破一下?

陳鴻文:重量訓練做太多的話可能肌肉會變硬啊、或是會疲勞啊。
    其實有時候是不會有什麼影響,因為人體會恢復嘛~

主持人:可是要不要也跟大家講一下,也不能做到極限對不對?

陳鴻文:對啊,重量訓練是有一個基礎,你持續做一些重量的話……
    還是要跟老師學啦。

主持人:像我其實是門外漢,可是據我瞭解,你每一次超過一點點、然後再撐一下,
    好像你那個肌耐力就可以一直突破、突破,對不對?

陳鴻文:像這種就是可能秋季以後再做的,球季中可能就做一些維持。
    每個禮拜都要做這樣子。

 聯盟:所以我們知道鴻文你是不是自己也有請教練?

陳鴻文:對啊,自己有。

 聯盟:有自聘一個教練。

陳鴻文:是一個體能訓練師、還包括放鬆這樣子。
    因為回臺灣的話,就是讓我覺得我要更加倍努力,
    因為球迷進場就是要看我的球速。
    所以我每一場都要投到這個球速,唯一方法就是練!

主持人:哇,有這句話大家聽了就很開心了啦!

 聯盟:所以鴻文你在回來臺灣,有沒有希望說棒球生涯到什麼時候?

陳鴻文:希望可以投到四十歲。

 聯盟:投到四十歲喔?所以你的目標是希望跟前輩阿三哥學習嗎?

陳鴻文:對,朝他的腳步邁進。

 聯盟:朝他的腳步邁進,那四十歲,還有十幾年的時間可以投耶!

陳鴻文:對啊,所以要健康啊,不能受傷。

 聯盟:這個就非常重要,所以要請你的防護員、也幫我們的球迷好好把關。

主持人:所以我們也拭目以待鴻文接下來的表現,那我相信剛剛鴻文說他覺得心態很重要。
    那我想他願意自己花錢去請教練來看,他對於棒球這一塊、運動是相當有熱忱,
    希望自己維持在一個最好的體能,如此一來,我們就可以看到他最好的表現。
    好了,那今天連續兩週都請到鴻文來到節目裡頭,
    我相信球迷朋友對你的瞭解,也再更多一層了,那我們也期待你的好表現囉~
    今天節目就進行到這邊了,我們下禮拜見囉~
    掰掰。

陳鴻文:掰掰~

 聯盟:掰掰~

(結束)

後記:當初不知道哪個筋不對,開始這個瘋狂的廣播逐字稿……
   但這也算是開啟了部落格的契機之一,一週一次的分享,不知不覺也累積了八週……
   
   小飛刀一直話題不斷,或許他常常有很嗆的發言,
   在投手丘上動不動就拉弓可能也讓其他隊的球迷不是喜歡他,
   可是,不能否認,他的確是當今中職最強土投!!

   希望你真的健康投到四十歲!:)

訂閱「小元棒球故事館」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元(OrcaKW) 的頭像
小元(OrcaKW)

小元諮商研修中

小元(OrcaK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